吴以岭院士《气络论》:“东风西渐”下的重大创新

图片 1

吴以岭院士主编《气络论》专著举行首发式
中医气络学说对重大疾病治疗具有重要价值

从1979年开始,经过诸多专家的共同努力,共同传承创新发展,络病研究取得了较大的进展和成果,在一些重大难治性疾病的治疗中显示出了很好的效果。吴以岭院士团队2003年完成了《络病学》专著,并编写《络病学》教科书,2011年完成了《脉络论》专著,2018年年初完成了《气络论》专著。络病学是基础,脉络论、气络论是络病学科的两个分支。至此,络病理论三大理论框架基本形成。


时间:2010-4-17 13:06:54 来源:深圳商报

近日,《气络论》及络病教学研讨会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召开。会上,《络病学》教材修订工作启动。专家将从《络病学》理论与临床应用相结合出发,进一步完善《络病学》教材内容。

泉城三月,乍暖还寒。乘中医药发展的东风,“第14届国际络病学大会”于今日拉开帷幕。

3月17日,由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和卫生部心血管重构和功能重点实验室主任张运,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名誉院长石学敏,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协和医科大学学术委员会执行委员程书钧,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药物研究所唐希灿,中国工程院院士、络病研究与创新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吴以岭等院士参加的第十四届国际络病学大会在济南召开。会上,吴以岭院士发布了中医气络学说的最新科研成果,举行了由他主编、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气络论》专著首发式。

以史为鉴— 理论创新推动中医药发展

图片 2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在会上作了题为《系统构建络病理论体系》的讲座,对中医络病理论框架“三维立体网络系统”进行了介绍,指出应遵循中医药学科规律创新发展中医学术理论。系统建立由络病证治、脉络学说、气络学说共同构成的络病研究三大理论框架,属于重大中医基础理论创新。

3月17日,在第14届国际络病学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络病研究与创新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吴以岭教授,以《系统构建络病理论体系》为题,介绍了络病理论最新研究成果——“气络学”,及在该理论指导下的临床实践成果。

据悉,气络学说是我国中医药界近年来重大学术创新,提出气络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系统阐释了气络病变发生发展规律、基本病理变化、临床证候特征及辨证治疗用药,证实了该学说对重大疾病治疗的重要价值。

秦汉时期,中医的基础理论、临床证治体系都已经建立起来,至今两千多年。金元时期,学术争鸣,寒凉、攻下、补土、滋阴等学术流派出现,以金元四大家为代表,促进了中医学术理论的发展。明清时期,温病学崛起,推动了中医学的发展与完善。这是中医发展史上的三座高峰。

研讨会上,多所高等医学院校的教学专家就如何讲解络病、络病理论如何与临床应用相结合、如何在校内指导学生学好《络病学》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图片 3

《气络论》是吴以岭院士亲自主笔,历经四年撰写完成的络病理论又一著作,全书240余万字,分上中下三篇,上篇为气络学说总论,下篇荟萃了气络学说指导临床重大疾病防治代表性方药广泛实验与临床研究,佐证气络学说的重要价值。气络学说研究搭建起形而上的整体思维与形而下的临床实验,既坚持中医系统思维优势,又汲取西医学等新兴学科研究的进展。值此以络病证治为学科基础,以脉络与气络为学科研究方向,开辟了络病理论指导与防治的新时代。

当今世界,生命科学的发展由还原论向整体论回归,中医药重新受到重视。首届国医大师陆广莘曾总结过近几十年来对中医研究的两种倾向,一种是研究中医,即利用现代科技手段,研究、验证、阐明中医的某一理论治疗和方药的科学内涵。这是一个很大的创新,对中医药向现代化迈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另一种是中医研究,这也是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但是是要促进中医学术按其自身规律创新发展。

本次会议由中华中医药学会络病分会、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络病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

吴以岭院士在大会高峰论坛上作学术报告

中医认为,人体是由多个脏腑器官有机结合组成的整体,各脏腑器官之所以能长期正常运行,共同维护人体在自然环境中的健康状态,与气络功能密切相关。气络是人体内运行经气的网络,它就像现代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互联网”一样,时刻监控着各个脏腑器官的运行状态,在各个脏腑器官之间输送营养和信号,协调人体内环境的稳定平衡,同时还能起到“防火墙”的作用,防止外界“病毒”侵入人体。所以,气络畅通有利于人体各系统正常发挥机能,使人体保持在健康状态,以及拥有正常良好的自愈能力。

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中医药将形而上、形而下结合起来,形成了独特的临床辨证论治方法,其中最核心的还是“理法方药”四个字。“理”是疾病发生发展规律,是基础学术理论的主要研究内容。即没有张仲景的六经辨证,就不会有麻黄汤、桂枝汤、白虎汤?若把张仲景的六经辨证看作是一种理论模型,它解决了外感热性病整个治疗过程当中的一些规律性问题,在这个理论指导下一些方药被组合出来。现在,轻理法、重方药,理论创新不足,研发低水平重复,临床疗效难以提高,新药研发和产业化发展被制约,这都是目前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所以我们强调,要通过理论创新,带动对疾病发生发展规律的新的发现和认识。只有“理”创新了,才有新的治法,有了新的治法才会有新的组方。

一、揭秘“气络学”的真相

《气络论》中对神经、内分泌和免疫这三大系统的气络病变进行了重点解读。比如西医尚无特效治疗药物的运动神经元病,在气络学说看来就是因为神经系统气络亏虚,不能支配和营养周围神经和肌肉,引发不同程度、不同部位的肌肉萎缩、无力等症状。再比如发病率日益升高的2型糖尿病,气络学说认为是由于脾脏络气亏虚,无法正常运送输布每天饮食摄入的营养物质,从而导致血糖升高等一系列病变。还有严重威胁现代人生命的肺癌、肝癌、胃癌等恶性肿瘤,气络学说指出其发病都是由于肺、肝、胃等脏器络气虚滞,免疫抵御功能低下,久而久之癌毒内生形成积块。此外,气络病变还可引发重症肌无力、类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肾病综合征等多种疾病。只有疏通气络,才能祛除各系统的病理损伤,让人体恢复健康态。

历史上的方药,有人统计说有12万首,而现在临床常用的超不过300首,这其中的每一首方子,都是每次重大理论创新的代表性方药。这对现在搞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与现代医学高度相关的理论精髓

在气络学说的指导下,研制出一系列重大疾病防治代表性通络药物,其显著疗效得到大量实验研究的证实。比如治疗运动神经元病的肌萎灵系列制剂,可以保护神经元细胞,促进神经末梢的再生,增强肌力及抗疲劳作用,临床上可明显改善患者临床症状,提高患者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治疗2型糖尿病的津力达颗粒,可保护胰岛β细胞,改善胰岛微循环,促进胰岛素分泌,增强胰岛素敏感指数,调节糖脂代谢,改善胰岛素抵抗,延缓糖尿病并发症发生,用于初发的2型糖尿病患者可起到改善胰岛功能和降低血糖作用,用于血糖控制不良的2型糖尿病患者可以作为二甲双胍联合治疗药物的新选择,还能促进低胰岛素血症患者的胰岛素分泌,有效逆转糖耐量异常人群为正常血糖水平,被列为《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国际中医药糖尿病诊疗指南》《糖尿病中医药临床循证实践指南》推荐用药。治疗肿瘤的养正消积胶囊具有抗肿瘤、增效减毒、调节免疫作用,英国卡迪夫大学、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山东省肿瘤医院等院校研究证实其能有效抑制肿瘤细胞的黏附、迁移,抑制肿瘤生长,抑制肿瘤血管的生成,与化疗药物合并应用具有协同增效作用,且能减轻化疗药物引起的白细胞降低、骨髓抑制等不良反应。临床上常用于中晚期肺癌、肝癌、胃癌等肿瘤患者或配合放化疗治疗,可明显改善脘腹胀满、食欲不振、形体消瘦、体倦乏力等症状,减轻放化疗不良反应,改善患者生存质量,延长生命。

络病研究— 历史留给当代的重大课题

气络学说是我国中医药界的重大学术创新,能有效指导神经、内分泌、免疫类疾病如运动神经元疾病、2型糖尿病、恶性肿瘤等现代重大疾病的治疗,具有重要的中医临床实践意义。

经脉、经络、络脉、络病,整个理论基础源自《黄帝内经》。张仲景旋覆花汤、大黄?虫丸、抵挡丸等用虫类药的方子,直到清代,叶天士提出了“久病入络,久痛入络”,这八个字成了中医非常重要的一个病机概念。

根据“气络学”理论,气络病变涉及人体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五官九窍的各方面,贯穿于人类生命的全过程。气络与人体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具有高度相关性。如果神经、内分泌、免疫系统发生病变,可引发多种疾病。

络病不是一个独立的病种,凡是符合久病、久痛特点的都可以称为络病。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风湿免疫类疾病等,都可以用络病理论解释。可是,诚如叶天士讲:“遍阅医药,未尝说及络病”“医不知络脉治法,所谓愈究愈穷矣”,络病是历史留给当代医家的一个重大课题。

按照《气络论》理论,2型糖尿病的病因是脾的气化功能异常,导致机体水液代谢与输布、饮食精微传输与利用的紊乱及不平衡状态;恶性肿瘤的病因是脏腑络气虚滞,免疫监视功能低下,癌毒乘虚内生,形成症积,成为恶性肿瘤。此外,气络病变还能引发运动神经元疾病、代谢综合征、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疾病。

久病久痛既是临床概念,也是病机理论。现代医学发达,心脑血管病、糖尿病、恶性肿瘤仍然没有解决,古人也认为这些病难治。久病久痛,通络才能提高疗效,可惜由于历史局限性,络病没形成系统理论,所以我们坚持建立国家重点实验室,倡导理论、临床、新药一体化发展,这是符合中医的学科发展规律的。

气络学说的核心理论“承制调平”,是中医学基于气-阴阳-五行学说对生命运动自稳平衡机制、病理损伤状态下的代偿性调节与疾病治疗及其治疗效应的高度概括,体现了蕴含着中国整体系统哲学思维特色的中医生命观、疾病观、治疗观及效应目标,揭示了人体作为复杂巨系统,在生理、病理、治疗、转归不同阶段的内在规律。

整个中医学术理论体系的形成,有赖于哲学、实验科学、临床实践三者结合,络病研究也离不开这三块。要坚持中医整体系统理论指导和现代实验技术的结合,落脚点是临床,解决临床重大疾病的治疗,把整体与局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在络病证治中,我们主张把理化检查纳入到中医辨证分析中来,这是发展络病理论离不开的。同时要坚持转化医学。最后还要搞产业,产业化以后,我们有效的经验,就能更大范围流通,我们的临床经验、学术成果,就能更大范围造福老百姓。

图片 4

络病证治— 不同于血瘀证的新领域

《气络论》指出,气络是人体内运行经气的网络,发挥着信息传导、自稳调控、防御卫护等作用,气络畅通有利于人体各系统正常发挥机能,使人体保持在健康状态,而且自愈能力正常良好,这就是“承”。

系统构建的络病理论体系分为络病学、脉络学、气络学三个部分。

如果长期受异常环境、心理应激、起居失常等不良因素的影响,导致气络不通,人体内环境失衡,就会引发种种重大疾病,只有以疏通气络为治疗原则的“调”,才能祛除病理损伤,恢复机体抗病修复能力,重建人体自稳平衡健康态,最终实现“平”。

络病学的重点是络病证治。我们把中医学经典理论和临床重大疾病相结合,探讨新的理论模型,以解决临床重大疾病的治疗。整个研究路线,先是提出“三维立体网络系统”研究框架,然后从时空差异性切入,研究络脉功能、络病发病、病机、辨证、治疗,进而初步建立起“络病证治”体系。

二、用“临床实践”做试金石

三维立体,是从时间、空间、功能一致性的角度来探讨络病的。古人将经脉,分为别络、系络、缠络、孙络,这是一种网络层次。张景岳讲阳络“浅而在外”,经脉“伏行分肉”,阴络“深而在内”,这就是空间位置概念。叶天士讲“阴络乃脏腑隶下之络”,阴络是分布在体内脏腑中间络脉。空间概念的提出非常重要,涉及中医疾病发病机制的探讨,反映了多种难治性疾病由经入络,由气及血,由功能病变发展到器质性损伤的慢性病理过程,这是络病理论讨论的重点,也是中医学术发展史中被忽略的薄弱环节,加强对这一关键病理环节的研究,将有助于提高多种难治性疾病的临床辨证治疗水平。

用完整的理论助力研发与应用

气血运行的循环状态和节律,运行的时间和速度,这些也值得研究。《针灸大成》:“自寅时起,一昼夜,人之营卫,则以五十度周于身,气行一万三千五百丈(0.52m/s,现代医学尺神经传导速度50m/s),脉行八百一十丈(0.03m/s,微循环血流速度0.03cm/s)(气行/血行=16.7),运行血气,流通阴阳,昼夜流行,与天同度,终而复始也”。这种气血运行规律,对我们进一步研究气血运行规律和生物学技术是很有意义的,对临床很多疾病的治疗也具有重要意义。

“21世纪,生命科学研究正在从还原论向整体论回归,中医药重新受到重视。”吴以岭教授表示,正如我国科学家钱学森曾经说过的:“中医的现代化可能要引起医学的革命,而医学的革命可能要引起整个科学的革命”,而当下正是“东风西渐”日益成为主流。这是因为现代科技发展为中医学提供了研究方法和条件。

络脉的空间特点:支横别出,逐层细分;络体细窄,网状分布;络分阴阳,循行表里。时速特点:气血行缓,面性弥散;末端连通,津血互换;双向流动,功能调节。气血在经脉中运行,而在络脉中实现其功能。“经脉者,行血气而营阴阳”,行血气是经脉的功能,营阴阳则是在络脉当中实现的。

吴以岭院士介绍,“络病”概念已有3000余年历史,首见于《黄帝内经》,再由今人继承并创新形成“络病证治”体系,系统地提出了络病证候特征、基本病机、辨证方法、证候类型、治疗原则及药物分类,并在长期实践中形成了气络和脉络两大分支学科研究方向。

2003年非典期间,有些中医讲应当用卫气营血辨证论治,可是这些病人呼吸衰竭,没有营血证。上海有专家表示,六经辨证、卫气营血辨证之后,温病还应当有新的理论出现,还有新的规律应当探讨。络病证治提出卫气同治,表里双解,先证用药,截断病势,减少对肺络的损伤。根据这一治疗原则,麻杏石甘汤宣肺泄热,银翘散辛凉解表,这两者是必须要用的,又结合吴又可治疗瘟疫用大黄的经验,将大黄放到“连花清瘟”这个方子中来。肺与大肠相表里,大黄通腑清肺,有效治疗呼吸窘迫综合征,在表证阶段截断病势,同时也减少了引起肺部炎症的机会。这个办法古人早就有了,防风通圣散表里双解就是如此。所以把这三个放在一起,加上红景天,形成了这个组方。研究发现连花清瘟对抗SARS病毒效果很好,之后做了更多的病毒试验,王辰院士“麻杏石甘汤合银翘散治疗H1N1流感临床研究”发表在《Ann
Intern
Med》杂志。复方中药不是单体药物,只针对一个病毒。连花清瘟对禽流感病毒、甲流病毒及病毒感染后的混合性感染、细菌感染均有效,可以退热、止咳、化痰,红景天还可以调节免疫功能。现在连花清瘟在美国正式启动了研究。这些年的研究改变了国外对待中药的态度。由此可见,从空间理论到组方规律,到实验研究,到循证,到国际化,经过了这样的过程。

络病学包括两个分支,脉络学和气络学,脉络学说提出“脉络-血管系统病”新概念,而气络学说则重点研究神经、内分泌、免疫三大系统疾病的防治。尤其在气络学说的指导下,研制出了津力达颗粒、养正消积胶囊、夏荔芪胶囊等一系列代表性方药。

络病发病特点是“久病入络、久痛入络、久瘀入络”。病机特点用“易滞易瘀、易入难出、易积成形”这12个字来概括。总结了“络气郁(虚)滞、络脉瘀阻、络脉绌急、络脉瘀塞、热毒滞络、络息成积、络脉损伤、络虚不荣”八类证候,指导临床用药。八类络病证候临床表现为:疼痛、痹证、麻木、痿废、瘫痪、出血、水肿、斑疹等。络病辨证方法:辨发病因素、辨病程久暂、辨气病血病、辨阴阳表里、辨寒热虚实、辨络形络色,并含有辨理化检查。宏观的中医辨证分析方法现有脏腑辨证,八纲辨证、气血津液辨证、三焦辨证等,都是建立在传统的望闻问切,四诊收集病历资料基础上的辨证分析理论。随着实验技术进入中医临床,带来了四诊的延伸,这需要我们与时俱进地发展起与诊查方法相适应的辨证分析理论,从而升华为新的中医病机理论。

比如治疗2型糖尿病的津力达颗粒,以健脾运津为主要治则,配合益脾气、养脾阴、清脾热、化脾湿、温脾阳、活血、行气等药物,具有保护胰岛β细胞、改善胰岛微循环,抗氧化应激、稳定血糖调节激素、保护血管内皮细胞作用,同时还可改善胰岛素抵抗,可用于初发2型糖尿病、血糖控制不良的2型糖尿病、糖耐量异常以及糖尿病并发症的患者,被《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国际中医药糖尿病诊疗指南》、《糖尿病中医药临床循证实践指南》推荐为2型糖尿病防治一线中成药。

古人的通络药物总结来说,分为辛味通络、虫药通络、藤类通络、络虚通补这四类,这些药比西医钙离子拮抗剂缓解冠脉痉挛效果要好。叶天士“络虚通补”的观点,实际上也是络病治疗中具有代表性的内容。比如络气虚和气虚治疗有什么区别?中医讲“虚则补之”,四君子汤,典型的补气。气虚补气,血虚补血,补就可以了。络虚不一样,它是连通带补的特点。通络药物按功能分,分为流气畅络、化瘀通络、散结通络、祛痰通络、祛风通络、解毒通络、荣养络脉七类。这些药物在临床是非常重要的。前些年大家有个误解,说络病就是血瘀证。通络药物按功能分为7类,仅有化瘀通络类与活血化瘀重叠,开拓了临床组方用药的选择范围。所以说,络病和血瘀证是在内涵和外延上既有重叠又各自独立的两个不同的病机概念。

图片 5

以上就是络病证治的理论体系,我们在《络病学》这部专著中把它总结出来,且现在络病学教学讲的也是这些。

治疗肿瘤的养正消积胶囊,将健脾补肾、散结通络、解毒抗癌三类药物有机结合,具有抗肿瘤、增效减毒、调节免疫作用,英国卡迪夫大学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研究证实其能有效的黏附、迁移,研究结果在欧洲肿瘤年会上发布,研究论文刊登在国际权威杂志上。

治疗流行性感冒的连花清瘟胶囊,既有较好的抗流感病毒作用,又有抗菌、退热、镇痛、抗炎、止咳、化痰和调节免疫功能,先后十五次被国家卫计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列入甲型流感、乙型流感、人禽流感等诊疗方案和专家共识,荣获2011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三、不断创新才有“生命力”

推动中医学发展,走向世界

“回顾2000多年中医药发展史,我们看到实际上是中医学术理论创新,才能推动中药的不断发展。现在学术理论创新不足,是引导和制约中医发展的瓶颈。”吴以岭院士如是指出,正是得益于上世纪80年代起、全国各地专家的文献整理和临床研究工作,20年来至今不断完善发展理论体系,才有现今一系列成果的问世。

吴以岭院士特别强调,脉络学说的构建及其指导血管病变防治研究,是973整个团队努力的成果。973项目团队系统地整理了中医血脉理论,从而系统地构建了脉络学说,首次形成了指导学说理念的系统理论,包括了脑血管病、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死、心律失常、心衰、周围血管闭塞症等。

指导临床的理论没有国界。在络病理论的指导下,不仅在国内有络病研究与创新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成立,而且在加拿大、欧洲也相继建立了络病研究学会,在创新的基础理论研究指导下共同促进学科的发展。

吴以岭院士最后指出,“络病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财产,我们应该按照总书记对中医药的指示,把它传承好、发展好、应用好,不仅造福国内人,同时也力争走出国门,造福全人类。”这也应是全人类共同的心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