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红灯区变性人的不眠之夜

尽管事实上印尼国家的贸易管理组织认为妓院是“违反道德罪”,是非法的,在雅加达这里是不能被容忍的,警方也不时进行突击搜查红灯区。但,这是除了少量罚款以外類似飞蛾扑火一様無効果。相反,大多数人認为印尼大概還是实行卖淫制度为好,既対本地的発展充满了好処,也是印尼作为一个国家的有魅力的旅游吸引力。这就是为什么在印尼雅加达的红灯区春宵徹夜不眠之故。在这里,色情旅游、享受春宵僅要几元钱,许多年轻、年老男人留連不返、楽不思俗。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机构的估计,印尼雅加达的红灯区大约高達30%的印尼妓女尚未成年,她们最多18岁。Ed
・雷,摄影师,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克拉马特妓院集中区的UNGGAL拍摄了大量图片。在这些图片里,你会发现,在这个城市就是妓院的​​繁忙地帯離铁路线仅有几米之遥。雅加达红灯区的不眠叫春之声会被古老的機車轟鳴声淹没……2013年8月27日雅加达,在位于繁忙的铁路线数米之遥的开发区既是妓院区。

  自1959年搬到巴黎皮加勒区以来,瑞典摄影师克里斯特尔・斯特伦霍尔姆经常参加夜间活动,并结识了红灯区里的一些变性人。当时在戴高乐夫人奉行清教徒式的严格清规戒律的情况下,克里斯特尔的变性人朋友互相慰藉,逃避充满错觉的生活。

  这些由男变女的变性人被迫逃离家乡,寻找能让自己感到轻松的地方。当时生活在巴黎相当不容易,人们普遍认为是戴高乐夫人让戴高乐推行了极其严酷的法律,该法律严厉惩罚允许嫖娼活动的地主,这让不能受到雇佣的许多男扮女装者晚上在街上出卖身体,来挣钱去医院做彻底的变性手术。以下作品是克里斯特尔在皮加勒红灯区拍摄的,反映了他对这些街头变性人的怜悯,以及他和这些人的亲密友谊。

图片 1

在雅加达,妓院当然不叫妓院,而以夜总会、按摩中心等冠名。

图片 2

有的妓院妓女多达200名。可卫生完全不予足够的重视,女人们在可怕的不卫生的条件下工作。

印尼是艾滋病病毒感染病例正在迅速增长的少数国家之一。在过去的十年里,确诊的此类病例量已经增加了25%。

图片 3

图片 4

雅加达的居民称,位于5公里外的街口克拉马特的TUNGGAL,那里约三千女性在”工作”,那里每天晚上发生打架和刀战,为获得面包和性,人们出售赃物,许多药物成瘾者从那里消失。

图片 5

数年前的1月,雅加达市为城市的国际声誉试图消除所有的热点妓院集中区。女孩们通过扩音器抗议、请愿:“在我们身後有数千数万多人要供养,是饥饿的威胁逼我们出卖我们身体上的某些地方和部位。”
这话悲怆,却也正确地暴露了社会性质的缺陷……

图片 6

如今,卖淫是常见的事,几乎整个印尼境内天天可見。

图片 7

图片 8

里面就算是妓院。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