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的还太少

蔬果残留农药,通常的办法只有多泡水,一项新研究发现,竟然只要一包几十块钱的小苏打粉就能去除残留农药和自来水中的氯气,带您一起看看专家的研究。

图片 1

有人说,[Matrix](黑客帝国)是对日本动画大师押井守的剽窃,其实不然,黑客文化和赛伯空间的概念最早还是由美国的科幻作家提出,[Matrix]里面的那种怀旧的风格和所谓赛伯punk的文化,都是由上世纪早期美国科幻界和文学界所带来的。而[Matrix]的导演,当然包括押井守在内,正是深深被那样的文化所吸引着。

 稀里糊涂的生活,得过且过的心态,还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自以为是。

蔬果农药残留问题,连政府农政单位都只能劝大家多泡水。朝阳科技大学陈耀宽博士却发现一个极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小苏打粉。

我也会更加勇敢

押井守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理论。抱歉,本人读书太少也不了解科学,所以我没法写的很严谨,但我肯定这是一个科学理论,就是当物质复杂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会出现生命,这在其他的科幻小说中也出现过。当互联网中的信息不断增加,最后庞大复杂到人类无法想象的程度时,信息的海洋中也许会孕育出生命。也就是说[Ghost
in the Shell]中情况是有可能出现的,因而这应当算是部硬科幻作品。

 你以为每天早上醒来看见时钟已经过了七点半,起床看见还在被窝里面的室友,就会觉得自己还是有点自觉性的。

小苏打粉一汤匙泡水,水变成微黄颜色,再把水果蔬菜放进去清洗.
专家:「这样浸泡2到3分钟就OK了,就可以吃了。

一旦真的爱上一个人,我就怕了。

个人觉得押井守这部[Ghost in the
Shell]与[Matrix]并没太大联系,并不需要放在一起比较。搞笑的是,押井守的另一部电影[Avalon]只是因为比[Matrix]晚了一点点上映就被指为抄袭[Matrix]。当然这两部电影在情节上的确有着一些相似之处。不过这倒让我们看到很多热衷评论的人其实只是喜欢在谁抄了谁的问题上作文章,最后只是搞出了很多自相矛盾甚至毫无道理的扯谈。对于影片真正的价值与乐趣却视而不见,真令人惋惜。

 你不知道真正认真生活的人早就完成了一天中对她们精神面貌非常重要的晨跑。她们已经全副武装,精神抖擞的迎接新挑战。

图片 2

我想又要开始奴隶的生活了,并且因为短暂的甜蜜愿意长久的时间内臣服于一种“错觉”,并且,甘之如饴。

同时,我建议所有以为[Matrix]抄袭[Ghost in the
Shell]的朋友去找找[Matrix]的评论字幕版来看看。然后当你在碰到持着你现在这样论调的人时,你就可以在他面前显摆一番了,因为你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你以为每天晚上在宿舍里面拖拖拉拉,和室友谈天说地,在淘宝里面一晃不复返,偶尔记个单词就会觉得自己还是很爱学习的,毕竟室友什么都没干。

2分钟去掉农药,再看看它怎么去除自来水中的氯。

想来,我对自己的了解还是相当完整的。我有一个非常完整的属于自己的世界,时常把自己闷在里面,表达我的渴望、私欲以及那份罪恶。我常常不愿意出去,也不会更不敢让别人进来。因为我的内心要求我不伤害任何一个人,不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不为了私欲剥夺别人的自由。这一点上,我还算得上有道德。

 你不知道努力追求梦想的人们在自习室里面废寝忘食,争分夺秒,不想让自己的生活浪费在任何会值得自己以后追悔莫及的事情上。她们只知道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终会如愿以偿。

小苏打粉这么神奇,能除农药又能除氯,专家说其实这很简单,小苏打粉其实就是碳酸氢钠粉,化学式是NaHCO3,
Na是钠带正电,放到自来水里面,会跟水中带负电的氯结合变成氯化钠,也就是盐巴,这解决了自来水氯毒的问题。

可是最近,我真的爱上了一个人。并且,真的开始怕了。是那种浅浅的害怕,在某个时刻会浓烈起来,最后让我的脑子里全是这个想法,无法逃避。

 你每天走在校园里,就像一个机器人那样重复着生活,你慢慢的就会觉得世界貌似只有校园这么大,以后的生活也就只有这么多人,你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准备堕落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面。

图片 3

文/洛晴

 你忘记关于梦想关于远方关于你对你不知道的你狭小世界之外的所有的人或事的好奇心。

再来就是 H
氢,氢带正电加入水中会结合带负电的水分子O2,变成OH弱碱水,一般大部份的农药都是酸性,因此弱碱水中和酸性之外,还能加速去除附着在蔬果上的农药。

01  我有一个孤傲的灵魂

 你不知道那样一些人在为梦想为远方为自己想要的生活有多努力,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们也知道现实与梦想的差距,他们更清楚自己在远方面前的定位,所以他们努力,他们越来越努力。

专家强调,小苏打粉还有一个妙用,烫青菜前加一点,可以防止叶绿素流失,烫好的青菜比较不会变黄。

“到现在了,资金情况还没有搞清楚啊。还不懂?”你没听错,每天至少一骂,这让我怀疑我是领导的红人,她看见我就忍不住想多说些话,情绪难免激昂。

 没有任何规划。有的就是那只有想要重新开始的念头却没有重新来过的实际行动。

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挨骂了,领导的表情接近狰狞,想想还会后怕。

 没有任何想法。有的只是一时冲动说要出人头地的胡话,有的只是以为说说就能美梦成真的无知。

可是,明明是领导没有搞清楚资金情况啊。昨天晚上电话里说得清清楚楚,领导却表示反对,而今天说的一样的观点却成了对的。真的想大骂一句:卧槽,老子到底哪里错了?

 没有任何自知之明。

专业的人会出来告诉我,你这是在工作,不是读书,更不是儿戏。难不成你还想拿点文艺复兴时期“人人平等”的思想对我进行一番教育?你错了,在领导面前,只有绝对服从。

 你应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看看那些凌晨两点依旧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听听曾那些为梦想赴汤蹈火的过来人的告知,想想自己浑浑噩噩不知去向的生活的终点会是什么,问问自己,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我想反抗,想说自己没有错,可我最后说出来的也只有那句:好的,下班前给你最终数据。然后把要流出来的泪水憋了回去。

 有人说过,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坚持。

发微信给瑶瑶:被领导骂的竟然有想哭的冲动,还好又憋了回去。瑶瑶回我:辞职啊,去北京。

 但最能靠近梦想的捷径也只有坚持。

去北京的想法一直出现,但我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正如我无法下定决心专注爱好,不考虑生存。那种穷酸书生的气质好像远古时代的哀诉,在现代社会显得格格不入,不被认可。哪怕短暂的认同,依旧会被现实的冰冷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怕你今天昨天过去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你要清晰坚定的知道自己明天未来想要什么生活,用什么态度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们有很多选择,但是大多数选择都是无法做出的;而等到了我们可以从容选择的时候,那份心境早已经不一样了。

 作为一名大三学生。我深知大学生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亲眼看见有人堕落在这习以为常的自由散漫之中,也曾有幸见证过野百合有也春天的事迹。

所以,好不容易到了可以选择的年龄,却没有了选择时的那份心境。那份恐慌,大抵也不好受。

 我想作为一个过来人说说自己的感受。

那天,领导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下次再错的话,我就要……。大概意思是想说会让我离开这个公司吧。说来这个项目是个烂摊子,我中途接手的。原来做项目的同事两个星期内对我呼来喝去,一口一个我来教你怎么做,大概他忘了吧,我大学也学审计学,我是和他一起来到这家公司的。

 一个宿舍的氛围真的可以给人带来很大的影响,室友每天朝夕相处,她们的思想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你的决定,我觉得更多的时候你要清楚自己的想法,她们是你的同行者但不是你的主宰者。

我在大学学会了忍辱负重,其实换句话说就是:忍气吞声。

 散漫很容易成为一种习惯,要让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成为你闲暇时光的乐趣,在大学里面,努力去尝试自己想要尝试的一切,你会收获累累。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拥有一个孤傲的灵魂,那种任谁都近不了我身的灵魂层面的孤傲。

 去看看书吧当你觉得时间多到可以一睡一下午看电影一看一晚上的时候,日积月累之中你会有意外的惊喜。


 去走走吧可以找同行者也可以独自一人。远的近的都好,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里你会感受世界之大世界之惊奇世界的不可思议。

后来,我发现,我的懦弱已经让我渐渐失去了如此美好的灵魂。孤傲的重心从来都不是“傲”,而是“孤”,我把灵魂放在寻不见人烟的高处,任风雨摧残,任阳光炙烤,外化出来的就是在某种层面的“傲”,或许是生存与理想,或许是活着与死亡。你猜不到我内心的想法,毕竟,没有人可以读懂孤傲的灵魂。

 如果有想去的城市,想要去从事的工作,想要的生活状态,请学会坚持,学会努力,学会奋不顾身。


是啊,现实让我怯懦,让我收起自己的锋芒,让我磨去所有棱角,却还要求我保持乐观积极,甚至让我每天傻笑着面对一群和自己没有丝毫共同语言的人,你真的不觉得得寸进尺吗?

可是,这就是生活,也就是我每天面对的人生。

我啊,从来都有一个孤傲的灵魂。

不接受反驳,不接受质疑。

02  我们都知道,你不是小说家,我也不是诗人

瑶瑶因为职业规划和对未来打算方面的思考(可能还有一些些对现实和理想之间差距的不安)有一段时间没有工作,楼上邻居问她:为什么最近这半年你都没有工作啊?

瑶瑶答:我是搞写作的。

答完又有点后悔,应该说自己靠银行存款利息过活,不用上班。

我想,瑶瑶如果真的如此作答的话,估计得到的不是一个白眼就是赞赏,但是后者发生的可能性无穷接近于零。她多半会被当成“创作遇到瓶颈,所以精神失常”吧。如此一个少女,为何想不开呢?

大多时候我认为,我跟瑶瑶可以“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她写小说,我写诗,都不专业,却也都自得其乐。瑶瑶的性情实在是让人很是喜欢,她的性格会成为天然的优势,让她在和别人相处时表现突出。重要的一点,她想要什么是会表达出来的,并且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我认识她以后,就觉得她真的很好。

我很少如此夸赞一个同性朋友,大众的观点该是同性之间嫉妒居多。但是对于瑶瑶,我会在不同的场合对不同的人夸赞她,跟被人介绍的时候会很骄傲的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此,心里腾起一种暖意。她早已是亲人,不再是朋友那么简单。

瑶瑶曾经分享给我一篇文章,叫“从月薪三万到月薪五千:时代抛弃你时,从不说再见”,文章下面首评说刚刚从农行毕业继续考研究生。而瑶瑶恰恰相反,考上研究生之后又选择了“农行”——


瑶瑶:首条评论是在嘲笑我嘛

我答:相信你,我们都是不一样的人呢。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

瑶瑶:哈哈,我的职业是小说家,你的职业是诗人。

我答:对。


在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地方,你是小说家,我是诗人。在那里,写作回归单纯,只是为了表达;如若没有表达,所有的观点都被阻塞在个人的头脑里,无法分享,生命便没有了意义。

而在现实社会里,你不是小说家,我也不是诗人。我们都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着,我们不仅仅活着,还在生活。

或许有一天,你会成为小说家的,我也会成为诗人;哪怕只是一天,让我们属于我们自己想要的灵魂。



03  起风了,据说今天有雨,记得带伞

我这里在下小雨,你那里呢?出门记得带伞,穿厚点。

每天早上说完“早”之后,他都会叮嘱一番,跟我妈唠叨我的时候一样。

他在北京,网上最近的驾车距离是1243.9公里。

他很关心我,对我很好。我想我会十分珍惜一个愿意为了我长途跋涉的人,并且自始至终。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


我没有永远只有一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患难与共?


大学室友很喜欢星座,我便跟着了解了一些。现在也会不自觉去问星座相关的东西。他是狮子座,我是金牛座,算起来好像跟金牛座是死对头。他真的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不接受反驳(此处偷笑十秒钟)。但是你有时候又突然发现他真的很有趣,是那种很可爱的有趣,孩子一样。

大概,男人都不喜欢别人叫他孩子。毕竟我弟总跟我说自己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但是处事风格怎么看都是小孩子。但是,我们也只有在完全信任的人面前才会完全放下戒心,表现自己最本真的模样,撒娇、嫉妒、不开心等等,这些情绪我有时自己消解,有时会告诉父母;现在,也会告诉他。

你可以做个孩子的,至少在我面前。

室友都叫他“豪哥”,于是我也开始叫,电话里也总是豪哥豪哥叫着,叫得快了会有一种自己在叫“猴哥”的错觉。

突然有一次他说不准我叫“豪哥”,所以我打算叫他“土豪”,后来却又不了了之了。

不知为何,越亲的人叫名字越是奇怪。每次回家奶奶喊我的名字,我都需要几十秒反应一下,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我也不叫他,显得我们比较亲嘛。

我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是那种自然舒服的状态。豪哥有时候会像个远古人。比如你跟他说海苔,他会问海苔是什么;你问他吃不吃泡芙,他会问你泡芙又是什么,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吃过这个东西,或许吃过也不知道就是这个,真的是傻得可爱。

单单只看“豪哥”这个名字,感觉扑面而来的江湖气;你若是看到他本人,怕是觉得是哪家跑出来的大姑娘,心思可是细腻得很。

不过,也可以,豪哥下辈子当小姑娘去,换我来撩你(豪哥看到肯定会说我,他肯定会说现在就是我在撩他……)。

豪哥,下次来,我请你吃好吃的啊。

04  下一次离家出走,记得走远点

我常做噩梦,觉得噩梦像是一场旅行,有时候去的很远,有时候就在家门口晃悠,不知道下一秒会遇见谁,不知道下一次会走到哪里。

这是我给瑶瑶的QQ留言,最近做的梦更加稀奇古怪,很多片段都凌乱支离。

小的时候胆小,从来不敢离家出走,有的时候很生气了,走路霍霍的还是只敢走到胡同南头便又折回家里,要么就是走的稍远一些,希望母亲劝我回去。但是一般都不会得逞,我还是会自己乖乖回去。

现在不在老家,没人管我,倒是乖得厉害。我是个好孩子呢,怎么会离家出走呢。

是的,我不会,但是我的思绪会啊。我希望啊——

希望下一次离家出走,走得远一点,才好看得到更好的风景。


大多时候,想去一个地方,没去的时候在心里憧憬的时候是最好的,因为未知且无限期待,真正到了怕是没那么喜欢。

但是人是不一样的,毕竟,我越来越喜欢豪哥了。


下一次离家出走,说不定可以遇到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聊聊近况,谈谈生活理想什么的,想来也是不错的。希望不要遇到死对头,我可不知道如何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和他对话,诶,不对,我为什么要跟他说话,直接无视不是更好吗?

下一次啊,我永远是那么期待呢!

2018年4月13日  洛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