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总会-4 打黑 许开祯

很多很多年前,
一哥儿一毕业就去了驻外机构工作,年年都会带些三五件免税的电子产品回国,留守在国门内的哥们在羡慕之余,总会听他讲国外的红灯区如何如何的那个……,诱的咱这帮哥儿们先后都出了国。

图片 1一直听人说,欧洲有两个水城,一个是意大利的威尼斯,另一个就是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这是是一座奇特的城市,全市共有160多条大小水道,阿姆斯特尔河在市中心分流进许多小运河,由1000余座桥梁相连,漫游城中,河渠纵横,宛若蛛网。还是那句话,一有水,这个城市就活了,这种鲜活劲儿带给这个城市坦坦荡荡,通通透透的特质。阿姆斯特丹以其开放的特性闻名世界,站在街头,人多且杂,不同肤色不同打扮的人群混杂一处,但看上去却浑然一体,热闹而有序,到处是一片浓郁的市井气息;而当地人却脚步匆匆,神色淡然,一幅见怪不怪的模样,这里似乎容得下一切怪异和另类。这里似乎是一个大实验场,赌博、吸毒、性交易都是合法的,这一切似乎在测试着人们自以为的道德底线,不过试验结果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里也许是个染缸,斑斓复杂,但这里肯定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尽管这里容纳了那么多在其他地方被视为危险、不道德、甚至犯罪的行为。我一直不解,是什么使这座城市如此宽容?当地人说是因为荷兰全境都低于海平面,好不容易建立了城市,还要担心时时刻刻会来到的洪水,所以他们格外懂得及时行乐,也有人说由于荷兰填海造陆需要大量的外来人员,所以荷兰人欢迎外来人的加入,也对各种外来事物格外宽容。红灯区,是阿姆斯特丹一处合法卖淫的指定区域,由道路和小巷的网络组成,在这些街巷内是数百间小型的公寓,由性工作者租赁,妓女站在橱窗里搔首弄姿的让嫖客挑选,语言不通没问题,各种手势比划价格,还能开发票…这里遍布着性用品店,性表演场所和妓院,而且至少看起来是正经生意,不像国内马路边开个性趣店看着跟多伤风败俗的事儿一样,此外周边的一些酒吧允许吸食毒品,在荷兰吸食大麻等软毒品是合法的。这一独特的风景吸引了大批游客,不过多数人只是为了看看西洋景。和本地人聊天也得知,虽然该国开放程度令人咂舌,但是本地人却不怎么牵涉其中,这也是他们比较聪明的地方吧。华灯初上的红灯区,这里不让拍照,仅此一张。图片 2下图来源于网络。各个橱窗中的妓女,拉上窗帘的是正在工作。图片 3平价,普通,带有教育色彩的性博物馆,我去的时候是2欧的门票,不知道现在涨价没有。图片 4内容多以图片,雕塑和模型为主。图片 5这个比较……像洗手池嘛?图片 6一把椅子…很多游客搂抱着留影,哈哈哈哈。图片 7与夜间的骚动相比,阿姆斯特丹白天的景色十分的平和,虽然游客众多,但毕竟只是一个仅有几十万人口的小城。浮华背后,真实的面目却是朴素的淡雅的。图片 8桥,运河交织成的网络。图片 9图片 10这些玩具一般的门,是那么的狭小,仅容一人走进。古时候此地由一条法律,门越大交纳的税就越多,无奈的人们只好将门尽量做小,却将窗户做的很大,家具什么的就都从窗口吊运进去。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喜力啤酒厂,这个国际知名的啤酒厂商就坐落在阿姆斯特丹的市郊,参观可了解喜力的发展过程和生产流程,还可品尝到新鲜纯正的啤酒。图片 14大群的鹅也没人管…马路上随便溜达,不过话说回来,这儿的机动车也不多,我租了个自行车来回晃荡。图片 15梵高博物馆,收藏梵高的200多件油画作品,此外还有莫奈和高更的作品。对于梵高,看他早期的作品,阴暗晦涩,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再看看荷兰的天空一直阴云密布,所以也无怪乎那些油画是那样的黯然。而他后期的画作却突然变的色彩明亮,繁复灿烂。据说晚年梵高不断的服用致幻蘑菇才画出了后期的那些作品,由于我尝试过那东西,现在想来这故事有可能是真的。在荷兰的阴云笼罩下能画出那么明亮的色彩,还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呢。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图片 19图片 20图片 21图片 22小渔村沃伦丹,离阿姆斯特丹20分钟的车程。我入住的青年旅店有个工作人员是只上夜班的,而晚上我在红灯区的橱窗里也看到了她。很好的一个人,虽然那时候的我还不懂得人为了生计的艰难。和她在旅店门口抽烟闲聊时,她推荐我来她的家乡看看,典型的原始渔村,简简单单,但真真实实。其实生活也是如此的,只是人为的画上了太多没必要的色彩。图片 23图片 24图片 25

昨天的这个时候,惠英红凭借《幸运是我》摘取了第26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桂冠,打败了之前非常热的人选周冬雨。

美丽神奇的喀斯特地质溶洞—–昆明西游洞,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是云南旅游圈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是<<西游记>>的拍摄地点,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到后留下”天下第一奇洞”的美誉。西游洞风景区包括:西游洞、水帘洞、观音洞。游玩项目:高山滑道、空中娱乐、水上乐园、鬼国天宫、印象西游大舞台、高山水滑艇、超级5D、迷宫等。

4
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大约滟秋也从中尝到了甜头,居然同意火石财搬来跟她同住。火石财在小区还有一套房,面积很大,滟秋去过一次,当时她就惊讶地喊:“哇,你住这么大的房不怕闹鬼啊。”火石财说:“鬼倒是不怕,但我怕老婆。”滟秋知道,火石财的老婆是个厉害角色,火石财能有今天,全是他老婆的功劳。他老婆在他们那个县里,是个人物,开着一家服装厂,还有一家电器厂,火石财到东州,就是想把老婆厂里的产品营销出去。
滟秋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她现在想的是,能跟火石财保持多久?男人跟女人的关系,说长也长,能一生一世,说短,那也就十来分钟的工夫。上床前卿卿我我,下床后翻脸不认人的例子多得是。滟秋想,要是火石财能帮她把顺三的高利贷还了,那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可爱的男人。所以火石财吞吞吐吐说,想跟她继续保持关系时,滟秋几乎没犹豫就道:“别说那么斯文,不就是想霸我的身子么,行啊,我让你霸。”说着,就帮火石财收拾东西。火石财问她做啥?滟秋说:“你装哪门子傻啊,想做又怕,我最烦你这种男人。”火石财说:“滟秋,你那边太小了,还是我这边……”滟秋扑哧笑了:“火老板,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让我到你这儿,不怕你老婆把咱俩剁成肉酱?”
滟秋的话提醒了火石财,他也怕老婆冷不丁杀上门来,那样,他在东州的好日子可就过不成了。于是听从滟秋的安排,简单拿了点日用品,还有换洗的衣服,跟着滟秋过来了。
这中间朵朵提醒过滟秋,朵朵说:“别怪我没跟你打招呼啊,姓火的水深着呢,小心让人家卖了你还帮着数钱。”滟秋没理,滟秋认为朵朵是在嫉妒。不嫉妒才怪,这么快就有了房,不用挤那种潮湿阴冷的出租屋了,火石财还说很快要买辆车:“我那辆太旧了,滟秋,下周去车市吧,你自己挑。”听听,这些成果要是靠自己打拼,怕是十年以后也得不到,朵朵会不嫉妒?
滟秋轻轻一笑,女人嫉妒女人是常有的事,她不会怪朵朵。
这一天,火石财交给滟秋一个纸箱:“滟秋,麻烦你跑一趟,把这个交给三和公司的刘副总。”
“咋,又让我替你跑腿啊?”滟秋笑着,从火石财手里接过纸箱。纸箱有点沉,滟秋掂了掂,又问:“什么东西,让小毛他们送不就得了。”
“小毛去三里湾送货了,这是新到的保健仪,你就替我跑一趟吧,等一会我还要跟客户谈生意。”
“跑吧,谁让你是老板我不是呢。”滟秋扮个鬼脸,她现在已能很轻松地冲火石财扮鬼脸了,女人的鬼脸可不是轻易扮的,那得跟男人对光才行。火石财算是有福气,滟秋可不是跟哪个男人都能对得了光。滟秋问清地址,还有交货方式,哼着沙宝亮的一首歌出了门。这时是下午五点,滟秋看看表,怕误了时间,没敢挤公交,手一伸拦了出租,往沙河坝方向赶去。
到了地点,却不见什么刘副总,火石财让她来的这地方有点僻背,沙河坝下了车,还得步行十几分钟,滟秋看见一大片荒滩,还有五六家工地,以及工地上灰头灰脸的民工。滟秋怀疑自己走错了,掏出电话打给火石财,火石财说没错啊,那里正在搞开发,除了工地,再就是荒滩。滟秋说了句脏话,早知道是这么个鬼地方,她才不愿来呢。滟秋在一家小卖部买了瓶饮料,边喝边朝四下望,周围除了几间临时搭起来的简易棚子,里面卖着低档货,再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料场。风从远处的江边吹过来,零乱了滟秋的头发。滟秋等了十几分钟,还不见有车子开过来,就又打电话,这次火石财没接,电话里传来对方忙,暂时无法接通的狗屁声音。
如果当时滟秋回头走了,也就没有后来的事。依滟秋的性格,她应该回头走,可滟秋偏偏记起了火石财的好。说实话,火石财对她不错,床上不错,床下更不错,比华哥不知强到哪里。她就那么白吃白喝地蹭着他,滟秋心里过意不去。她老早就想替火石财跑跑业务了,可火石财心疼她,愣是不让她跑。滟秋心里想,等见了这个刘副总,她要跟他好好谈谈,以后他这边的生意,就归她跑了。
滟秋等了一个小时,才见一辆黑色小车打工地那边的便道上开过来,滟秋恨恨地想,他娘的刘副总,你也忒摆谱了。车子卷起一片尘土,迷了滟秋的眼睛,等重新睁开眼,滟秋就惊讶得不敢相信了。
车里下来的,居然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毛屁孩。他就是刘副总,不可能!滟秋正在诧异,就听毛屁孩说:“货呢?”
滟秋抱着箱子,生怕被人抢了去似的。“你是……”她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同时又往车子里扫了一眼,车子里没别人,就他一人开车来的。
“我姓刘,怎么,你们老板没跟你交代?” “我们老板让我把它交给刘副总。”
“什么副总不副总的,这个火大头,给我吧。”男人伸出了手。
“不给。”滟秋往后退了一步。
男人怔了怔,转而笑了:“你就是他秘书,那个想当歌星的滟秋?”
滟秋脸蓦地红了,姓火的连这个都告诉了对方,看来,他跟对方关系不一般。滟秋嗯了一声,手抱得更紧了。
“辛苦你了,本来能按时到,路上遇到车祸,耽搁了。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你们老板,我叫刘星,三和副总。”
滟秋的眼睛眨了几眨,最后不眨了,她从对方脸上看到一股镇定,还有他说的话,让她相信了他就是刘副总。“好吧,不过你得送我回去。”天快黑了,滟秋有点担心,再说,她还要跟刘副总谈以后的业务呢。
刘星呵呵一笑:“没想到你条件还挺多的,拿过来吧。”
滟秋还以微笑,这个年轻的刘副总很快取得了她的信任。滟秋正要把东西交出去,忽听身后响出了一个声音:“哈哈,冷滟秋,果然是你这个婊子!”滟秋猛地回头,她看到了一张恐怖的脸。
说话的是顺三。
顺三身后,跟着十几个弟兄,他们穿着清一色的黑西装,阵势就跟香港黑片中的一模一样。滟秋本能地往刘星这边靠了靠,她诧异,顺三怎么来了?
“刘星,你他娘的敢跟皮哥作对,不想活了是不?”
刘星往后退了几步,手迅速地摸向腰间,滟秋被他快速敏捷的反应看傻了眼。刘星掏出了枪,这下,轮到滟秋吃惊了。
“哈哈,刘星,就凭你小子,玩得过爷?乖乖受死吧。”顺三说着,大步朝滟秋他们走来。滟秋不敢靠近刘星,她真是没想到,刘星会带枪,脑子里很快明白,这个刘星,不是干正经生意的,是黑道。
刘星证实了自己。刘星说:“顺三,你给我听好了,井水不犯河水,火大头这条线,我是接定了。”
“接你妈个头!”顺三往前跨了一大步,还没容滟秋看清,他手里的枪响了,枪在旷野上发出很厉的一声,滟秋看见,子弹正好穿进刘星的手腕,刘星惨叫一声,枪掉了下来。
滟秋捂住耳朵,顾不上那个纸箱了,顺三又开了一枪,这次打中了刘星的腿。刘星拖着一条血腿,想往车子那边退。那边不知啥时又涌出一干人,一个跟刘星差不多年纪的打手操起军刺,扎进了刘星另一条腿。
滟秋吓得魂飞魄散,类似的打斗场面她虽是见过,但那时她是顺三的人,打斗也多半是在厅子里,远没这么恐怖。顺三走近滟秋,骂:“你以为老子找不到你,老子是故意让你到火大头那里,傻×!”骂完,冲手下断喝:“打开箱子!”刚才扎了刘星的打手跑过来,用军刺挑开箱子,滟秋认出他,这人是顺三的跟班,外号五子。
五子从箱子里拿出一口类似电饭锅的东西,这就是火石财说的保健仪。五子打开盖子,里面翻腾了一阵,冲顺三说:“三哥,里面还有两把枪。”
“娘的,火大头这狗日的,枪都搞上了。”顺三走过来,拎起箱子里的枪看了看,枪口对着嘴,吹了一口,道:“好家伙,不错,比老子这把强。”说着,又用军刺挑出一包粉,放鼻子底下闻闻。滟秋这才知道,火石财交给她的,并不是什么保健仪,而是伪装起来的白粉和枪支。
该死的! 那边,刘星大约不甘心,想垂死挣扎,早让顺三手下打成了一团泥。
“臭婊子,有你好受的。”顺三验完货,再次将目光对住滟秋:“把她扔到车上去。”就有人将缩成一团的滟秋,扔到了顺三他们开来的一辆车上。
“三哥,这杂种咋办?”五子问。
“还用我教你么?”顺三嘿嘿笑笑,在裤子上擦了擦枪,大步上了自己的车。
滟秋看见,五子几个将刘星装进一条麻袋,扔进了另一辆车里。另外几个人则打开刘星那辆车的油箱,很快将汽油浇在车上。顺三离开的一瞬,那辆车被点着了,熊熊火光很快映得旷野一片透亮。远处传来民工的惊叫声,车子沿着另一条道,很快消失。
后来滟秋才知道,她被火石财耍了。火石财做的并不是电子产品生意,那只不过是个幌子,火石财真正的生意是白粉,还有枪支。火石财也不是刚到东州不久,他来东州两年了,只不过以前他做得小,属于单打独斗。从云南或深圳把毒品弄来,然后潜入东州,悄悄脱手。两年里他摸清了一些底儿,也建立了不少关系,这才公开开了一家公司,以公司为名,想把事业做大。火石财手下招的那些业务员,全是他的下线,他们瞒过了滟秋。火石财之所以看上滟秋,一是滟秋确实长得漂亮,有明星气质,火石财不能不贪这个色。再者,滟秋老在夜总会出入,夜总会又是东州最大的白粉消费市场。火石财一开始打过朵朵的主意,但他很快发现,朵朵是个有主见的女人,不像滟秋,只有梦而没有主见。朵朵跟火石财上完床不久,就发现火石财一些猫腻,朵朵警告火石财,跟她第一不能玩感情,第二不能玩毒品,要是让她抓到把柄,她会让火石财死得很难看。火石财怕了,他也是在江湖中漂来漂去的人,能从别人眼睛里看到“狠”这个字。朵朵虽是风尘女子,但她风尘得有原则,知道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火石财打消了利用朵朵的念头,很快将目光转向滟秋。滟秋很符合火石财的标准,她年轻、漂亮,重要的是她单纯。这个世界上,还有滟秋这样单纯的女人么,火石财想了想,似乎没有,至少他没遇见过。火石财决定在滟秋身上下番工夫,他要把她培养成一棵树,一棵为他摇钱的树。但是火石财万万没想到,滟秋后面还有个顺三,这点朵朵没告诉他,他自己也没刺探到。看来他的道行还是不深。顺三早就注意到了火石财,东州东城区包括解放街一带的地盘都是皮哥的,这在码头上是人人皆知的事,轻易没人敢往这一带放货。但是自去年秋天开始,皮哥忽然发现,他的地盘上货多起来,而且货的种类和品质都跟他的不一样。皮哥有次抓住了一个吸白粉的,亲自尝过那货,比他的纯,来瘾也快。皮哥当时没吭声,但他私下叮嘱顺三,盯紧点,看看什么人往里伸了爪子。顺三一开始怀疑是张朋,在东州,敢跟皮哥作对的只有一个张朋,过去五年里,张朋跟皮哥没少干架,刀砍斧劈的事常常发生,死人流血更是家常事。自打“大龙头”发了火,把他们两个叫去,如此这般做了调停,张朋跟皮哥就一人坐镇城西,一个坐镇城东,固守着楚河汉界的原则,井水不犯河水,东州倒也安宁了一阵子。但好景不长,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又开始。顺三知道,张朋一直想吞掉皮哥,独霸东州。大龙头一开始也向着张朋,毕竟人家出来闯的时间长,码头也大,腰杆子也硬,听说他一次就给大龙头送了两辆大奔,还给大龙头的情妇送了一辆三百万的跑车。这手笔,怕是皮哥做不出。不过送完不久,为了一个女人,张朋开罪了大龙头,那女人是东州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长得据说比杨玉莹还甜,大龙头喜欢那女人,费了不少心血,仍然得不了手。一日突然发现,那女人睡在张朋床上。大龙头气坏了,找皮哥喝酒,扬言要做掉张朋。打那以后,皮哥的势力才慢慢大起来,都是大龙头照顾的。
顺三找张朋手下打听,张朋手下失口否认,拒不承认他们往城东放过货。顺三又托别人打听,结果还是一样,张朋这人虽然狠,也霸道,但讲好的事,他还是能遵守规则。再者,张朋是从血堆里滚出来的,他靠打杀出道,又靠打杀起家,他喜欢把一切做到明处,哪怕要你一根手指头,也要提前跟你打招呼。这点在江湖上人人称道,要不然,张朋一个外地佬,也不可能把江湖做大。
顺三开始观察别的人,这一观察,就发现了小打小闹的火石财。
“靠他姥姥的,广东佬也想抢食吃,我倒要看看,你丫牙长硬了没。”打那以后,顺三就盯住了姓火的。火石财让滟秋去送货,一则他跟刘星只有过一次交易,对刘星还不太放心,他怀疑刘星是警察,或者是皮哥放出来的饵,不敢亲自出马,可又不想错过这次买卖。这可是笔大生意啊,钱两天前就到了账。要是这条线能被他抓住,火石财可就发了。二来,火石财也想试试滟秋,看滟秋到底是不是干这行的料。当然,用滟秋这样的人出货,更大的作用在于掩人耳目。怕是道上没人能想得出,那么一大笔货,会让一个女人带去。哪知才蹚第一趟水,滟秋就翻了船。

随着互联网功能日渐强大,
网络上的情色俱乐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上网来满足对特殊爱好的需求,
使靠以传统经营方式为生的情色场所失去了往日的辉煌。昔日的三藩市百老汇街头,满目尽是诱人心跳加速的五彩缤纷的萤灯闪烁,如今只落得几块招牌七零八落地在街头隔远相望;过去耀眼的荧光灯下总是车水马龙地带来艳丽女郎,可现在暗淡的门前绝少有豪车在此停泊;十几年前,国内的男人总会羡慕回国的哥们逛了外国的红灯区,现当今谁还在乎把洋人的灯红酒绿当回事,咱国人不出国门就能享尽人间的一切肉欲。与国内的昌盛繁华相比,美国街头上的夜总会真显的太落后了。如果说美国正在衰落的话,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红灯区,
夜总会的日渐没落。

可能有些90后会问,为什么不是周冬雨,安生才是最佳女主角!惠英红?who?

西游洞在
昆明市五华区昆禄公路天生桥,距昆明黄土坡7公里交通方式:昆明市区有C10路公交车到西游洞站下车即可,或黄土坡客运站(乘富民车到西游洞下车即到)
水牌价:45元/人
开放时间:8:30—18:30小贴士:西游洞旅游区套票含西游洞,水帘洞,观音洞三洞门票,空中走廊,越南桥,水上逃生,跳油锅,攀岩等项目。
以上所有项目通票45元

上海的“夜总会”之华丽之牛皮绝非它国能比,堪称世界一绝。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有人说,惠英红的故事用100个字就能概括:

图片 29

图片 30图片 31图片 32图片 33没有艳女,不能称呼为之“夜总会”,但凡挂上“夜总会”之名的,那必定是
“醉生梦死”之娱乐至死的场所。各地的夜总会,主要娱乐活动有相异之处,性质及定义却不尽相同,除了与舞蹈,音乐及各类酒精有关外,情色当然是夜总会的“精华“所在,来此娱乐的成人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满洲正黄旗人,3岁上街要饭,4岁在红灯区打混,12岁进夜总会当舞女;17岁拍电影,22岁晋升影后,33岁曾过气到无人问津,40岁吞下三十粒安眠药自杀被救。44岁重新振作,50岁再拿金像影后;哥哥惨死家中,母亲老年痴呆去世,她57岁至今未婚和妹妹相依为命…

图片 34

对比之下,三藩市的“夜总会”那还有脸见人。图片 35图片 36图片 37图片 38

所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不过如此。但100个字是惠英红故事的梗概,并非是她故事的全部内核。

图片 39

门前冷落,一片萧条

不二叔今天就来说说惠英红的那些事儿,毕竟她可是当年第一届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而且是提名三次,三次拿奖的百分百拿奖率的女主角。

西游洞位于景区半山腰,全长2000余米,洞中奇观可称天下一绝,钟乳悬积、石笋林立、泉水滴哒、金色若碧、玫丽透明、沿河交融。西游洞洞中有洞、洞中有天、洞外有泉。主要由妖精洞、神田、东海龙宫、盘丝洞等景点组成,洞中五彩辉映、泉水滴答。石竹、石笋、石花千姿百态,乃大自然鬼斧神工之杰作。

图片 40图片 41唐人街的街边小书摊

1

图片 42

图片 43图片 44图片 45

《长辈》

图片 46

诱惑难挡,看看怎样图片 47

1960年出生的惠英红,今年56岁。不是不婚主义的她,却至今未婚。回顾自己半百的人生经历,她说:“我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这么漂亮又有事业的女人,居然还没嫁出去。”

水帘洞位于主峰之底,全长800余米,主要由水帘瀑布、花果山、通天河组成,春城的母亲河沙朗河自东向西穿过,河水清澈见底、水平如镜。珍稀鱼类”金钱鱼”遨游其中,河面游船观看,更为壮观雄伟。美猴王的安身之地–花果山便是一道奇景。水帘洞气势磅礴,浩瀚深邃。

成人小影院的入口也太小气了图片 48图片 49图片 50图片 51图片 52图片 53图片 54游客总是好奇滴

惠英红有一个父母俱全、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但家道中落,父母为了生活,把惠英红的哥哥姐姐都卖给戏班了。14岁的她就会在放学之后去夜总会当舞蹈演员。因为她得知在当时的香港,星探们常常去夜总会寻找有潜质的新人女演员。在能够赚到钱的同时,悄悄地植入了自己小小的梦想。

图片 55

图片 56“夜总会”
与“红灯区”还是有区别的,“红灯区”(Red-light
district)这个词语首先出现于1890年代的美国,因为当时妓女会将红色的灯放在窗前,借此吸引她们的顾客。而对于为什么“红灯”会获得这种特别的含义,则有不同的解释。一种理论认为,这种含义是基于圣经里喇合的故事。而喇合是耶利哥的一名妓女,她帮助了约书亚的侦查人员并且用一条红色的绳索标示了自己的房子。另外一些人则认为,它来自铁路巡道工所持的红色灯笼。当他们光顾妓院时往往会把红灯笼留在门外面的台街上,告知后到的顾客,此时里面正忙,稍候莫躁。

图片 57

观音洞–礼佛拜祖的圣地,高达10余米的天然观音仿佛真人亭亭玉立,千年的观音,历史悠久,她的故事世代相传,神话名垂千古,观音背后18尊罗汉像栩栩如生。观音洞佛陀云集,佛光普照,身在洞中,如临仙境。

就这样过了3年,惠英红终于等来了自己的伯乐:午马。他相中了惠英红于柔弱中生出的那股韧劲,也从此为惠英红打开了人生的美丽新世界。

图片 58

进入演艺圈5年之后,惠英红凭借在电影《长辈》中的出色表现,成为香港电影金像奖首届最佳女主角。《长辈》改变了以往功夫片里阳盛阴衰的局面。第一次让身怀高超武艺的漂亮女子成为功夫片的主角。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早期打戏都是真打,银幕上风光无限,银幕下可能被打得遍体鳞伤。女演员因为太痛放弃了,只有惠英红愿意坚持。为此惠英红吃尽了正常人无法想象的苦。

图片 62

在没有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连续被打,有一场戏打到一半,她跑出去吐,吐完回来再打,大概打到40多拳。

图片 63

拍《八宝奇兵》时,要求演员从16楼跳下去,替身男演员吓得辞演了。惠英红亲自上阵,落地时整个背部擦伤,血流不止。事后发现威亚断裂,差一点出了事故。

云南第一滑–高山滑道

光辉的80年代,女演员要出头,不拍拳头便要拍枕头。而惠英红拒绝了送上门来的枕头,坚守在拳头的阵地。

首家引进的云南第一滑–高山滑道,滑道似银蛇盘卧,又如丝带飘舞,盘旋在西游洞观光区林木花丛中,是游客的代步工具,也是景区一道靓丽的风景。

2

空中娱乐空中娱乐由空中索链桥、吊桥、空中缅甸桥组成。此项目惊心动魄,意在考验参与者的心理素质及身体的平衡协调性。

《心魔》

图片 64

凭借“打”能吃一辈子饭的,估计也只有成龙。男星里况且少之又少,何况是女星呢?所以惠英红后来戏是越来越少,在四十余岁的时候是事业低潮期。90年代,功夫片势头走低,爱情片、文艺片崛起,惠英红意识到了戏路过窄的问题。但也是这个时候,惠英红被大陆人所熟知。

图片 65

1997年,和关咏荷合作的《苗翠花》,她在里面饰演又耿直武功又好的三姨太。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1998年内地香港合拍的《太极宗师》,这剧当年火到不行,也让很多人记住了“红姨”。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最经典的莫过于吴启华版《倚天屠龙记》,见过了惠英红版的师太,其他的灭绝都显得不那么灭绝了…

图片 72

图片 73

西游洞让我们穿越西游记里面的场景,真是一愉快娱乐的出行方式!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她在演这些角色时承受着巨大的心理落差。

今天您出门旅行了吗?

不到10年时间,从一线打星跌到万年女配,找来的角色不是阿姨,就是妈妈…惠英红又放不下架子求别人,最终推掉了所有的片约,消失了,就连身体也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她看不到人生的希望,甚至想过要放弃生命。灌下大量安眠药以后,上天终究动了恻隐之心。自杀未遂的惠英红,于绝境里重生,再次回到荧幕,投身热爱的演艺事业。

2010年,回归的惠英红再次拿下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重登影后宝座。不同于上一次《长辈》里与他人在拳脚武艺上的比试。这一次的获奖电影《心魔》是人心中魔鬼与天使的较量,是自己与自己的战役。

图片 74

在《心魔》里,惠英红饰演一位“变态般的”过度溺爱儿子的母亲。由于老公跟妹妹的偷情,她对婚姻、爱情、亲情统统失去了信任。不幸的婚姻和孤独寂寞的生活,让这位单身母亲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儿子。她把儿子当成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赖的精神支柱。在这种畸形的心魔拉锯战里,她和儿子的生活逐渐开始失控。

《心魔》这个阶段的惠英红是蜕变,是重生,是经历过洗礼的倔强的女人。在内心的独白和人性的黑暗相互碰撞的时候,她选择默默提升自己,她知道,终会蓄势待发,终会有第二人生。

3

《幸运是我》

《幸运是我》,这是一部看了会让你发现港片没死的电影。同时也通过这部电影让所有人知道,“再强势的女中豪杰,也会流露出一丝楚楚可怜的风情。”

在她的新电影《幸运是我》里,惠英红饰演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孤寡老人。从剧本的情节设计,到台词和动作的细节,她都积极地参与讨论,力图完美。

图片 75

影片中,因为走丢、忘事,每次都被骂,惠英红的心里就难受。难过的不是因为自己被骂,而是她似乎体会到母亲当年的那种孤独无助。因为,影片主人公的定位,就是依托自己的母亲来演绎的。她将现实与电影情节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观众看到的是完美的演技,而惠英红更多了一份对母亲的思念。

据说,导演拿给投资方的原来有两个剧本,另一个是讲两兄弟的故事。投资方最终决定《幸运是我》。这恰似是一种巧合,幸运也是惠英红。《幸运是我》让惠英红明白了人生不仅仅是活给大众看的,最重要的是演绎给自己看。

图片 76

记得很久之前看过一个关于她的故事,关乎爱情,大概是这样说的:

“在码头卖口香糖的时候,有个混血水兵,漂亮极了,才十八、九岁,天天买我的口香糖。去越南打仗的前一晚,他问我‘I
love you’中文怎讲,我教他,他就对我说:‘我——爱——你。’”

“如果有天他回来,一定,要他再讲一次。”

图片 77

她可能这辈子都在等那个

打了胜仗回来给自己说“我爱你”的人

可能她这辈子也等不到

但没有后悔的人生与没有遗憾的人生

谁也说不准到底哪种更幸福

但她却偏偏活出了两个人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