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刹车慎入

也谈国人很雄,宾馆帮了大忙

今天我想写一写最近发生在老家的一个震惊了全市的大新闻:3.28杀人碎尸案,大半夜写这个好吓人!

“林高远,你站起来。”樊振东看着蹲在地上低头收球板的林高远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突然有点饿了。

从别的地方找到的,不是完全按照剧情发展顺序来的,不过各个部分的剧情都讲了,但是貌似没有大结局。
BTW,这个剧就是肥皂剧而已,不要把它当成金枝欲孽2来看,这样还是可以一看的。否则,演技剧情细节方面都是由很多的问题。金枝欲孽作为一个经典未必是那么好超越的。

《画皮2》剧透如下:
 在北冥以北的幽山之颠,有一座寒冰地狱,据说这是囚禁妖魔的地方,山顶的冰雪万年不化。这里,除了鸟雀,没有生灵来过。
百余年前,狐妖小唯被打入寒冰地狱,在酷寒之中受尽折磨,因为她用千年妖灵救了人类王生的性命,坏了妖界的规矩。她说,她见过人间最美的东西。
传言,“每逢日食之刻,昼夜混淆,阴阳颠倒,一片混沌,是为
起死回生、人妖互变的唯一时刻。若妖想变身成人,必须有人自愿把心献给妖,妖灵融入此心,与人合为一体,共享此生。
 在东方接近西域的地方有一个国度,此国有一位公主,靖公主。靖公主小时候被熊打伤,右脸毁容,但她一直情系与她青梅竹马的将军霍心,却因为是公主身份而且自己毁容一直不敢与霍心表白。
 终于,被封印在寒冰地狱里的小唯冲破了封印来到人间,在人间她认识了与自己同为妖精的麻雀妖精雀儿,雀儿甚是活泼可爱,又鬼马精灵,十分讨喜,她认小唯当姐姐,即使后来她俩分道扬镳了,仍情同姐妹。雀儿认识了一个软弱的道士庞郎,本并不喜欢他,慢慢两人的关系逐渐改变,演绎了一段人妖绝恋。
 此时小唯混入靖公主所在国度,与靖公主结为姐妹。她看出靖公主喜欢霍心,便与其打赌霍心究竟更看重心灵还是美貌。于是施展法术诱惑了霍心,并告诉靖公主有办法让她拥有自己的容貌。结果靖公主当真以为霍心喜欢小唯,为了使霍心喜欢自己,便答应与小唯换皮,代价是将心交给小唯。她们趁沐浴的机会换了皮,只见小唯撕下自己的人皮,浑身雪白,碧眼,头发分九簇,像极了九尾妖狐的九条尾巴,再用自己锋利的指甲撕开靖公主的皮,取出她的心,互换人皮后,二人俨然变身为对方。
 岂知这妖的人皮需要人心保养,不吃人心的话皮就会退化成妖本身的样子,可如果吃了人心会变成妖。于是真的靖公主很快变成了小唯妖精时的样子,终日躲起来不敢见人。靖公主有一个敌对国家,天狼国。此国有一个诡计多端的巫师,让靖公主嫁给本国王子。此时身为靖公主的小唯没办法推辞,只好前去相亲,到了之后才发现天狼国女王和巫师是想取出她的心祭祀。而同时靖公主向霍心坦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知另一个“靖公主”是小唯假扮。霍心相信了她,并向她告白,决定同去天狼国找回靖公主的心。雀儿也感知到姐姐小唯有危险,带着庞郎一起去天狼国救姐姐。
 于是四人勇闯天狼国,打败了女王与巫师,但雀儿和庞郎却经历了生死恋。看着越发虚弱的靖公主,小唯深受感动,将心和人皮还给了她,自己却因此错过日食无法成人。而靖公主与霍心有情人终成眷属,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5月25日 23:19来自奇谈

前二周看到roaming的博文“国人很雄”,讲述了一个海归大夫回国看到异常高的阴茎折断发病率的故事,在祖国日新月异经济发达的同时,这样罕见的病也不见怪了。当时看了,想到了自己二次回国住在宾馆的一些经历,觉得这么高的发病率,祖国的高级豪华宾馆也间接地帮了忙,给力呀?!

关键还发生在我们村。我们村从前年就开始陆陆续续拆迁,有好几个组已经拆掉了,但是一直荒在那里,直到3.28那一天,有个村民(据说是我姐小学同学的爸爸)在废弃的鱼塘里发现了很多塑料袋,打开一看,全是被肢解的四肢,吓死了,赶紧报警,警察带警犬来现场排查,尸体都没有找齐,很多围观者拍照,当时警察死活不让拍,估计怕短期破不了案传到网上有压力,还跟村民吵起来了。

“还没收拾好呢。”林高远扬起头傻笑着对樊振东说,刚拿下双打冠军,他现在正开心着,看什么都带着笑。


五年前的一次回国是为了参加中学的同学聚会,当时我作为同学聚会的策划者之一再加上来自万里迢迢的米国,老同学对我是十二分的关照,二天的聚会将我一个人安排在当地最高级的宾馆里的最好的一间豪华套房,走进去,确实感觉不错,不错的city
view,
舒适的床上用品,高档的沙发和大屏幕电视,宽敞的洗手间,电话电脑传真机等等应有尽有,我真是受宠若惊,后来在我的邀请之下那个房间变为我们群居拍照的地方,别多想啊,是俺们女生们的啊,哈哈。可是这么一个硬件设施也达到个四星标准的宾馆里,我居然没想到我会在宽大高档的洗手间里的精致大理石的桌面上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性生活用品和一些资料,我还真没仔细看都包括了哪些,咋一看看到什么神油,还有什么清洁工具,我差点就要一下子呕出来,真的,因为那里是放茶放咖啡的地方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东东在那里?靠!!当时心里甭提多难过,我想,难道我们这个小地方(实际上也不小的城市)就这么庸俗吗,连这么豪华的宾馆还放这玩意儿。可是第一次和失去多年同学的联系,又是同学聚会,我没好意思问。回来将我看到的告诉LG,
我们相对无语,搞不懂这世界的变化怎么这么快!
这事儿足足憋在心里好长时间。

由于公安局开始大面积排查,到3.30,犯罪嫌疑人熊某某,55岁,与死者为夫妻关系,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太近了。

【故事大纲】

一年多前回去,应几个好同学之遥,又一次回到我的老家。这次,一个好同学将我安排在市里刚建起来的一家号称是设备最先进最新的并位于市中心的一家豪华宾馆。我十分感激。身临其境后,感激确实比上次住的宾馆还要先进,前台小姐和先生的着装档次也高许多,装璜的品味好像也不一样,更让我喜爱的是这家宾馆设置的自助餐。可是装璜一流的洗手间的桌上仍然放了许多同样的性用品,这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回到客厅,问起同学(这次都是女同学聚会方便很多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样子感觉我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然后用平淡的口吻对我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呀?说是所有的宾馆都这样,不只是我们老家,到外省外地去也是一样的?真的吗?我怎么不相信呢?我想外资宾馆不会这样吧?不过这些年回去我们回国如需要住宾馆都是住的像“锦江之星”这样的经济型旅馆,挺喜欢的,我没有见过他们放这类的东东啊。

对于她而言,她的这段婚姻简直就是噩梦!

樊振东想,他觉得自己如果再往前半步就要和林高远的唇亲密接触了。

  三好随母 入宫为奴
  唐朝晚期,宪宗驾崩,郭贵妃 (谢雪心饰)
得大宦官马元贽帮助,拥立其子李宥为帝,是为穆宗。刘三好 (佘诗曼饰)
父亲因支持宪宗立二子李恽为帝,被穆宗秋后算帐,充军塞外,其妻江采琼
(田蕊妮饰) 与七岁女儿三好和家婢姚金铃 (杨怡饰)
被没入宫中为奴。江氏历代做首饰闻名,采琼幼受庭训,练得一双巧手,被编入的司珍(掌首饰)房,负责郭太后的凤凰珠钗最后工序,以夜明珠作鳯目。初春赏花,郭太后以炉火取暖,突然身旁宫婢赫见鳯目竟滴出红蜡,惊呼凤凰泣血,采琼被杖打,司珍亦被革职。采琼伤重,加上感染风寒,重病垂危,临终想再闻故乡花香,三好为圆其愿,走至花园中琼花树下,恰巧一朵琼花飘落,三好拾之,徐妈妈经过,未有细问就以三好私摘宫花,加以掌掴,穆宗十三弟李怡
(陈豪饰)
看见,得知三好心意,念其孝心,主动为三好折花。三好归来将花献上,采琼欣慰,弥留之际,叮嘱三好要谨守做人宗旨-“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

如果真像我的朋友所说,国内很多高级宾馆都有这样的配备,那roaming兄的那位海归大夫看到那么的病例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吗?

她的丈夫脾气暴躁,她长年累月遭受丈夫虐待,毒打。终于无法忍受,铤而走险,趁其不注意,在酒中下毒,毒死后将其分尸!分尸后就丢在我们村的废鱼塘里!

只要再往前迈半步就好。

  女人心事 掀起斗争
  尚宫蔡仲屏 (程可为饰) 擢升掌珍阮翠云 (关菊英饰) 接任司珍,司制锺雪霞
(米雪饰)
极力反对,认为阮设计陷害司珍和采琼,锺图3e谋失败,阮成功升做司珍,与锺平起平坐。三好、金铃与其他女孩接受配房之考试,金铃如愿被编入司珍房,反而拥有一双巧手的三好却被选入司制房。原来锺与阮相斗多年,知阮赏识三好,拗气的使手段夺去三好。金铃不服气因为锺与阮的私怨而连累自己与三好被拆散,气语他日要掌权作首,不再被人摆布。廿年后,皇朝更迭,由敬宗、文宗至本朝武宗
(萧正楠饰) ,三好与金铃分别为司制房、司珍房女史,各有所成。时采女何秋惠
(曹敏莉饰)
年近廿五,为求得到武宗宠幸,遂以红包疏通宫婢制华服、造珠钗。王贵妃
(叶翠翠饰)
得知,从中破坏,三好与金铃同情何,将磷光粉抹于珠钗上,令其大放光芒。何如愿的被武宗宠幸,并封为惠妃,王贵妃凤颜大怒,问责下来,锺直指是阮疏忽管教,让女史金铃插手相助,三好不愿连累金铃,一力承担磷光粉是自己主意。王贵妃欲留难三好,谁知郭皇太后赏识三好手艺,由上压下,三好因祸得福,被调往司珍房任掌珍。阮疼惜三好是一个人才,加以栽培,金铃本以为可升任掌珍,却被三好空降,渐生妒忌之心。

图片 1

直至3月28日被人发现,案件惊动了全泰兴!

樊振东悄悄抬起了右脚。

  三好相救 显扬脱险
  太宗爱对弈,安排宫人习棋,沿袭至今,令三好得以结识棋博士高显扬
(郑嘉颖饰) 。显扬父高耀安迅雷电影下载 (郭锋饰)
亦为棋博士,一心子承父业,惟显扬爱刀枪剑戟,考取棋博士一职亦志不在棋,只想藉此入宫便于向太监布公公查看武学典籍。时值日本棋士前来大唐挑战,耀安眼见立功好时机,即向马元贽力荐显扬出赛,马被丞相李德裕打压,失势多时,亦想藉此重得帝主欢心,二人一拍即合。谁知日本棋士连连战胜,武宗龙颜大怒,下令显扬要全力以赴,败则人头落地。时三好知日本棋士受头风之苦,赠药关怀,更于日本棋士危急之时,救其脱险。三好感叹对奕本是陶冶性情,何必生死相搏,日本棋士有所感悟,于比赛关键时刻故意让显扬。显扬得知是三好间接帮忙,对其善心更是欣赏,情愫暗生。

试想,要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才能让一个女性作出杀人分尸这样的事情来?

“你们刚才最后那个球……第一局局点的那个球……”

  武宗被弑 李怡登基
  一次三好遇险,幸得李怡镇定营救,三好此时才得悉李怡假扮愚钝避险多年,大表同情,李怡被三好的善心仁行所打动,暗生好感。宫中非久留之地,李怡设计假装与郑太妃同染瘟疫,获准离宫。谁知武宗恶梦频生,为策万全,还是斩草除根,暗下派人出宫追杀李怡母子。三好得知,求显扬出宫相救。另边厢,马元贽亦想趁此时机独揽大权,弑杀武宗、伪造遗诏,拥立李怡继位为帝,显扬救驾有功,封为近身侍卫。李怡登基后,显露其才干,马恍然被瞒骗多年,虽甚不满,惟在新主面前,仍表现恭敬。马知道三好及显扬一早洞悉李怡非痴儿,为泄心头不快,派人刺杀显扬,虽然失败,但马仍砌词三好不贞,重惩三好往暴室干粗活。期间,三好被人陷害致右手重创,李怡电影下载藉词,提早恩准三好刑满出外医治,幸得金铃相助,三好得保巧手。其后,三好与显扬相恋,李怡成人之美,暗中安排二人离宫,但眼见李怡在宫中势孤力弱,二人终决折返回宫相助李怡,暂且放下儿女私情。

也许有人会说,过得不好直接离婚就是了,但是我相信,她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就是想离也离不了的那种,这是她长期遭受家暴深度压抑后的大爆发,但是不管怎样,她还是选择了一个最极端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等待她的也将是法律的制裁。

哦,马琳指导原来还在啊。

  昔日金兰 今怀怨恨
  当年锺与阮二人本为好姊妹,天下大旱,特赦恩准百名宫婢出宫,当时为掌珍的阮与侍卫万剑锋
(张国强饰)
有私情,有幸榜上有名,出宫就能结合,好友锺掌制送上糕点祝福,翌日阮即出红疹,出宫资格被废,锺则以候补身份出宫,阮以为是锺奸计,怀恨在心,未几,尚宫接到密报,指锺盗取金饰,并搜出证物,锺百词莫辩,以为是阮插赃架祸,二人从此势成水火。及后万将军成为马元贽的得力助手,阮奉命侍候将军夫人孙家碧
(林漪娸饰) ,为其插钗梳髻。马为增强势力,要李怡纳义女(万将军之女)万宝贤
(李诗韵饰)
为妃,李怡阳奉阴违,纳为贤妃,却冷淡相待。李怡处处受制于马,金铃刻意温言开解,及后更阻止了郭太后跳城头,免李怡陷于不孝不义之名,博得郑太后
(韩马利饰)
赏识,最终被封为丽妃,心愿得偿。其后,三好得知金铃种种恶行,反观贤妃因为经历丧母之痛,人变得和顺向善,三好亲贤妃而远金铃,令金铃妒意加深,两姐妹亦情谊难再。

真烦,林高远以后要是分给他会不会被烦死。

  金铃诬陷 三好判死
  胡司设因害阮不成而自杀,职位悬空,蔡尚宫欲将阮调往司设房为两房之首,并暗示阮有机会当尚宫,其实蔡是要腾空司珍之位,让三好上位,希望三好感恩图报,向郑太后求情,令自己得以离宫安享晚年。谭司膳恼恨蔡食言,没有提拔她当尚宫,毅然道出当日阮敏感出疹、锺被插赃架祸的真相。最后,蔡黯然离宫,锺与阮冰释前嫌,再续姐妹情。惟后来锺误会阮杀害布公公,二人再次势成水火,锺更施计骗阮,以得知其亲生子下落而要胁阮放弃尚宫之位。贤妃有孕,马元贽狼子野心,密谋贤妃诞下太子之时,就是弑君之日,此事为郑太后得知,为保李怡,忍痛牺牲亲孙,欲逼贤妃滑胎,金铃见机不可失,竟借刀杀人……李怡欲除去马元贽这个大奸佞,命显扬出宫联络,惟被马元贽知悉,显扬中伏堕崖,生死未卜,三好伤心欲绝。李怡为保三好性命,将三好封为德妃,金铃以为三好要与自己争宠,姐妹情裂。时李怡为保大唐江山不致落入马元贽奸佞手中,决与马元贽作最后一战,邀马元贽同行出宫,伺机杀害,惜计划失败……三好心知一切乃马元贽阴谋,将计就计,以李怡临行交托,监国之任由自己担当。金铃眼见三好势大,竟向马元贽靠拢,朋臂为奸,诬陷三好杀害郑太后,证据确凿要判三好死罪。阮与锺痛惜三好,向金铃求情,亦一同被收押待决,三好求助无门,面前就只有死路一条。

樊振东不想听到任何声音,他只想看着林高远,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头,蓬蓬的发顶,内心叫嚣着想要摸一下,就一下。

“嘿,小胖,等会儿想吃什么?”林高远这次没有抬头,他用手指戳了戳小胖的小腿,“怎么这么硬啊?”

樊振东现在非常想把林高远的嘴堵上。

用他自己的。

“嗳,怎么解不开啊,胖……”林高远的球包好像开了线,和别的东西纠缠到了一起,他怎么解也解不开,只好求助离他最近的樊振东。

“我来。”樊振东非常直接的一把把线扯断了。

目瞪口呆,林高远突然想到了上次直通酒会后被扯坏的那件外套了。

“小胖劲儿怎么这么大呢?”林高远一不留神就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口了,樊振东还没说什么马琳就开始认真的帮他分析了,“那可不是,你看他刚才那几个球,他劲儿大你也得配合好,要不然……”

“唉,林高远你脸咋红了?还没缓过劲?”马琳看着脸突然红了几分的林高远一脸懵逼。

“高远儿太热了吧。”樊振东抢着替林高远回答,还不忘在马琳看不到的角度捏了一把林高远小臂,压低声音对林高远说∶“不听他的,咱们回去再讨论配合问题。”

得,这下林高远的脸更红了。

晚上十点,酒店房间。

作为大赛经验较多的“老”队员,樊振东正在积极且热情的帮助自己的双打搭档总结经验。

“别闹了,胖儿,我得去写总结日记。”一开始林高远真的只是想写一篇总结日记而已,但是写着写着就写到床上去了。

“我帮你总结不好吗?”樊振东很委屈了,他紧紧的搂着林高远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不管林高远怎么推,死活都不肯动。

“胖儿!”

林高远好像生气了,可是樊振东真的很委屈,明明是你下午的时候先撩我的。

樊振东很生气,不管不顾的张口往林高远胸口咬了下去。用了十分力张大了嘴,最后却又舍不得了,只是隔着衣服轻轻的舔弄了起来。

“哈哈哈痒,好痒。”

若论不识情趣,林高远若认了第二,大概没人能当第一了。

樊振东终于抬头了,他深深地看了林高远一眼,扬起了唇角。

胖真可爱,林高远迷迷糊糊的想,完全忽视了樊振东整个人正压在自己身上,羊入虎口大抵如此。

“高远儿,总结日记你今天肯定写不了了。”

“为什……”剩下的那个字被等不及的樊振东吞了下去。

一只手顺着运动短裤的松紧带滑了下去,林高远终于不笑了,任谁要害被攥紧都不可能笑的出来的。

“唔…嗯…你别,别……”林高远有些喘不过来气了,樊振东对他的身体太熟悉了,林高远一度怀疑他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比如现在,樊振东一手握着他的下体,另一只手肆意撩拨着他的神经。

“啊…你…要是…要是再……我就……”太过强烈的刺激让林高远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樊振东毫不客气的咬上林高远热情的送到口边的小豆豆,嗯,隔着衣服口感确实差了些,涩涩的,樊.永远忘不了吃.振东鉴定完毕。

林高远觉得自己缺氧了。他的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完全被樊振东攥在手里,他胡乱的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些什么。

“啊——”林高远脱了力一般瘫在床上,他突然开始担心自己和小胖儿以后会不会肾虚的问题。

樊振东现在很享受,他亲爱的高远儿在床上太乖了,哪里还像个污妖王,他轻轻一动手就缴械投降了。

“你今天好快。”

“滚……”哪个男人都不想在床上听到快这个字,林高远当然也不例外。

“信不信我让你更快!”

樊振东没想到自己随口那么一句话竟然威力那么大。他有点懵逼的看着林高远反客为主直接跨坐在他身上。

“高远儿你,你你可想清楚。”樊振东看了看林高远这小身板,思考着如果林高远打算反攻他能在几秒之内镇压成功。

“想什么呢!闭嘴!不许动!”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樊振东真的开始慌了。

事态开始向着樊振东无法预料的方向发展了。

林高远的唇舌顺着樊振东的下巴一路往下,当凑近他的小腹时,樊振东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了。

真tm刺激!

樊振东觉得林高远该停下了,可是他没有,他还在往下。

“高远!”樊振东感觉到林高远在咬他的内裤边儿,柔软的唇舌和牙齿跟他的小腹碰撞着。

“可恶!”林高远折腾了好久还是没能把小胖儿的内裤扯下来。

“我来我来……”

樊振东非常积极的表示配合,不等林高远起身就直接把内裤往下扯。

“啪——”一声清响,快要爆炸的某物和林高远的脸颊来了个亲密接触。

林高远愣了。

这一下可把樊振东心疼坏了,他的高远儿哪受过这种委屈啊,“高远你没事儿吧?”

樊振东捧着林高远的脸亲个不停,“咱今儿不做了,不做了。”把林高远弄得面红耳赤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胖这一心疼一安慰让林高远本来就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更坚定了。

“我没事儿,你快躺着!”林高远用尽全力的往后推着樊振东,这动作在樊振东眼里那就是林高远还是想反攻。

“好!”樊振东想,都是男人,高远儿能为了他做到的他有什么做不到的。樊振东眼一闭心一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傻子。”林高远哪里看不来樊振东想的是什么,心里头更加暖了,连亲吻都又轻柔了几分。

下一刻,视死如归的樊振东瞬间从地狱飞到了天堂。完全不输肠道的湿热口腔,似有似无的温柔舔舐,时不时轻轻的撕咬。

太刺激了,当樊振东睁开眼睛看到埋首在他胯间的人儿时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大脑。

林高远在为他口交。

这个认知让樊振东的精神和身体瞬间达到了高潮。

他射了。

腥涩的精液刺激的林高远喉头发颤,他咳了起来,樊振东赶紧扶他起来,没想到却听到林高远说了一句话,一句让他悔青了肠子的话。

“我数了,10s,你比我还快。”

相关文章